Mencre

正方教务软件真相大揭秘(现在大部分高校的教务管理系统)


  一、软件设计拙劣,功能实现混乱
  (1) 架构不科学,流程不清晰,功能不完整;系统界面设计粗糙,功能模块划分凌乱;未能提供正式印刷的配套操作手册,概念混乱、到处说法不一,错字、病句随处可见,深得垃圾堆放之精妙,俨然未成年大猩猩之杰作。
  (2) 数据库设计不合理,严重违反关系数据库设计的基本原则,大量信息重复存储,缺乏最基本的数据关联,不能实时记录数据的历史状态,严重破坏了数据的完整性、准确性、时效性与一致性,必然导致管理数据混乱,上帝也无能为力。
  (3) 逻辑关联不紧密,管理控制不精确,数据处理不到位,无法保证数据的正确性与数据状态的准确性,因而不可能满足教务工作对大量数据进行精确管理的需要;这也正是多年以来不少教务管理软件纷纷退出市场的根本原因所在。
  (4) 没有基于互联网为管理人员提供信息服务,大量需要远程维护、移动处理的工作无法开展。
  (5) 无论是程序内部控制,还是用户操作界面,到处以固化方式实现,缺乏扩展性与灵活性,大量特殊问题无法解决,不能适应用户不断增长、不断变化的个性化要求。
  (6) 无视教务管理的严肃性,公然破坏公开、公平、公正原则,提供了大量的特殊、特权管理功能,几乎所有数据(其中包括课程、教学计划、学生学籍、学生成绩、学生毕业信息等重要且敏感的信息)均可由操作人员无需任何理由、没有任何限制地直接增删改。
  (7) 无视信息安全的基本原则,公然提供大量篡改数据的危险功能,比如系统初始化、直接使用数据库语句增删改,人为地造成大量管理漏洞;操作人员稍不注意,就会导致数据丢失和混乱、酿成教学事故。
  (8) 到处提供数据导入功能,到处裸露底层数据表结构(即字段信息),完全依赖人的聪明与记性,由操作人员负责建立字段之间的对应关系,无法保证数据的完整性、准确性、时效性与一致性,不可避免地引起数据混乱。
  (9) 没有提供教务工作需要的各种规范报表,而是将大量数据导出,依赖美国微软公司的电子表格处理软件进行随意编辑、打印,不仅增加了教务管理人员的工作量,而且由于不得不经常调整报表格式、有意或无意的人为因素介入,破坏了数据的正确性,不可避免地给教学管理工作带来重大隐患,严重损害了教务管理部门的权威性。
  (10) 借助几个蹩脚的菜单名称、简陋的录入窗体,提供的所谓增强功能根本不属于教务工作范畴,如学科建设、教研教改、师资管理、人事管理、校产管理、收费管理、学生工作、宿舍管理、实验室管理等,事实上不可能正常使用,纯粹愚弄学校。
  
  
  二、销售手段使尽,蒙蔽用户众多
  (1) 打着浙江大学的招牌。
  不少高校误以为正方是浙大的,因而提到正方随口冠以浙大,甚至不提正方单讲浙大。
  事实上,正方不是浙江大学的!因为浙江大学的官方网站上公布的下属企业名单中没有正方。
  不少高校误以为浙江大学学分制改革搞的好,其实并不好!究竟好在哪里?到底有多少成功的经验可以借鉴?浙江大学允许学生在校期间随意更换专业,简直是误人子弟!
  如果看重名气,清华大学名气最大,最好购置清华大学研制开发的教务软件。
  (2) 造谣SQL Server不安全。
  不少高校误以为数据库采用Oracle就安全、采用SQL Server就不安全。
  事实上,SQL Server与Oracle同属大型关系数据库管理系统,根本不存在安全与不安全一说。
  教务软件的安全性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外部环境的安全性,只能依靠防火墙抵挡病毒侵袭与黑客攻击;另一方面是软件内部的安全性,这才是最为核心、最应关注的,管理控制是否安全可靠、数据处理是否智能批量,直接关系到数据的完整性、准确性与一致性。
  (3) 鼓吹“完全学分制”。
  故弄玄虚地将教务软件划分为多个版本(完全学年制版、学年/学分制版、过渡版、完全学分制版),没有能力提供适应学年/学分制的完整版本。
  事实上,没有哪一所推行学分制的高校不是学年/学分制,根本就不存在完全学分制一说!
  难道上一学期不完全、这一学期就突然完全了,2005级不完全、2006级就突然完全了?
  明目张胆地愚弄高校“老系统管理老生、新系统管理新生”;实际上,老生与新生不可能截然分开,因为老生与新生在课表编排与考试安排等诸多方面都必需统一考虑、共享资源;其险恶用心昭然若揭:故意暂时拖住高校,以免过早露出马脚。
  (4) 妄称终身免费服务。
  实质上是陷阱、是弥天大谎,只不过是哄人高兴、骗取合同的拙劣伎俩而已;显然即将收摊,不期望再有以后了。原因很简单,谁都清楚软件需要维护、服务需要成本,没有一个供应商能够背离价值规律长期生存。
  (5) 提供源代码。
  声称高校可以在源代码基础上自主地进行二次开发且节省后期技术服务费用。
  其实得不偿失、断不可行,因为二次开发与后期维护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与财力,而且要求相关人员技术水平高、业务能力强并保持长期稳定。
  事实上,表明供应商已经在这个领域丧失信心,已经对高校不负责任了。
  (6) 免费赠送根本不成型的软件。
  通过免费赠送一些非教务软件,在高校选购教务软件时获得优势。
  事实上,免费赠送的软件根本不成型或者根本就没有,但是没有人较真;反正合同已经签订。
  当发现根本无法使用时,得到的回答却是:本来免费赠送的,能用就用、不能用不就算了。
  (7) 恶意低价、有意高价。
  对于认可其他供应商的高校,采用恶意低价手段,低到两万以下;
  对于关系到位的高校,采用有意高价手段,高到三十万以上。
  (8) 编造谎言、到处散布,恶意诬陷其他供应商。
  令人遗憾的是,绝大多数高校对于正方的凭空造谣信以为真、不加证实。

  三、焦头烂额修补,饮鸩止渴残喘
  (1) 作为整个教务系统的底层,系统维护包括大量繁杂的设置参数,混乱不堪、触目惊心,完全依赖系统管理员的人为设

打赏
码字很辛苦,转载请注明来自mencre博客《正方教务软件真相大揭秘(现在大部分高校的教务管理系统)》
分享到:

评论